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当前位置:正文

跟着古文“云”春游


  ■李琼霞
  “春气满林香,春游不成忘。 ”转眼已是春深,江山锦绣如画,花木繁盛似锦,春风欲醉,杨柳舞烟,正是出游的好时节。和友人相约踏青,一路上又是口罩,又要随时注意保持距离,人没到,心已经累了。回到家随手翻开古人写的游记,心道:特殊时期,不如跟着文人雅士笔下的春天,来一场诗意的“云”春游。
  “山色如娥,花光如颊,温风如酒,波纹如绫。 ”古人春游我首推袁宏道的《西湖游记》。他笔下的西湖春天是一位不成方物的美少女。青黛色的山峰是她俊秀的蛾眉,灼灼的桃花是她妍丽的面颊;她的气息像醇酒一样令人沉醉,她的裙衫像波纹一样轻柔入梦。 “此时欲下一语描写不得,大约如东阿王梦中初遇洛神时也。 ”没有语言能形容西湖此时的美,却让人心醉神迷,情难自持,就像洛神一般不似人间所有,看得人神往不已。
  “清风拂绿柳,白水映红桃。舟行碧波上,人在画中游。 ”王维细腻工整的笔触,描绘了一幅清新隽永的周庄春画图。春水漾漾,春光明媚,行走在周庄的小桥流水上,你便也成了画中人。让人想起“你站在桥上看风景,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”的无限遐思来。
  “洛阳正值芳菲节,秾艳清香相间发。游丝有意苦相萦,垂柳无端争赠别。杏花红处青山缺。”欧阳修的洛阳春景就像洛阳的牡丹一样秾艳,桃李芳菲,垂柳如丝,山口处红彤彤的杏花更是把青山都遮住了一大片。如此浓稠的春景春情,使人不禁和作者一样不忍离去,只觉得满城的游丝都在挽留本身。
  “濯锦江边两岸花,春风吹浪正淘沙。女郎剪下鸳鸯锦,将向中流匹晚霞。 ”成都的春天不止花美水美,还有那比霞光更美的蜀锦。濯锦江别名浣花溪,在古时便是因洗涤锦缎而得名。说起成都的春天,就不得不提杜甫的《春夜喜雨》“好雨知时节,当春乃发生。随风潜入夜,润物细无声。野径云俱黑,江船火独明。晓看红湿处,花重锦官城。 ”静静的和风,悄然而至的夜雨,红艳艳、湿漉漉、沉甸甸的春天。诗人的一场春雨下了千年,醉了春色,更醉了人们心中的锦官城。
  “天雨寒甚,端午犹披重裘拥火。云走入夺舍,顷刻混沌,两人坐,辨声罢了。 ”黄山的春天另有一种雄奇。袁枚在四月初进山,“人间四月芳菲歇”,黄山四月的正午却还要披着厚皮袄烤火。云雾翻腾,直楞楞地扑进屋来,像是要把房子夺走一般,两人面对面坐着也只能听见声音,看不见人影了。云散后,但见山上古松嶙峋,“根生于东,身仆于西,头向于南,穿入石中,裂出石外”,无一不奇。
  不知不觉已“云”游半日,书中的春光无一不美,无一不令人陶醉。祈愿花浓疫散时,你我相逢于湖光山色之间,眉眼盈盈,语笑脉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