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当前位置:夏津腾越娱乐主管网 > 夏津文苑 > 正文

岁朝雪晴

■孙庆玉

一日,在书屋整理旧书报,于书页的夹缝里,偶然发现了几张泛了黄的信笺,打开一看,内容是三十年前在老家过春节的情景,字里行间残留着时代痕迹。抚今追昔,感慨颇多,年龄大了虽然是时间的穷人,但却是想象的富人,这几张旧信笺像是几张旧船票,开启了我回望家乡几十年前过年的旅程……

从高中起,我就有自编自写春联的习惯,有时还给邻居们写上几幅呢,虽然不专业,但也能烘托节日气氛。记得那年是农历龙年,除夕下午我满怀过年的喜悦,在堂屋门上贴上了鲜红的对联,“欢送玉兔归银轮,喜迎飞龙来乾坤”,横联是“欢度春节”,贴罢,我退了几步赏识着本身的“大作”,到有几分自得,昂首望了一下屋上的天空,见有浓云聚拢过来,心里道:要下雪吗?还没有赶上过春节下雪哩,都说龙行有雨,真的这么灵验吗?

晚饭时,母亲把热腾腾的水饺摆在贡桌上,我重新上好香,点上红蜡烛,必恭必敬地给祖上磕了头,礼罢,我深情肃穆地注视着墙上挂的 “轴子”,整个“轴子”的布局是:上端是仙阁神阙,雪压老松,深蓝天空,中间是摆列有序的长条格子,每个格子相当于已故先人的牌位,最下面是大门、狮子。香烟缭绕,烛光飘忽,整个“轴子”充满至尊神秘感,好像是已故先人的眼睛在看着你,尤其是那雪松蓝天让你久视入幻,越看越发浑然无限,天深无底,静谧可怕,松远无头,雪野无边,能让你联想到历代英雄豪杰雪夜戌边的壮举,也能让你联想到历代穷苦人家雪夜柴门忍饥的窘迫,还能让你联想到,历代高士雪夜煮酒论道的浪漫,正发奇想,“下雪了!下雪了”,不知是谁喊了两声,我急转身屋外,纷纷扬扬的大雪飘落下来,雪花吻在脸上,一片飞来一片寒,是那种久违的清凉,我激动万分,尽情地吸吮着这难得的天外甘露。

夜深雪重,伴着“春晚”的歌声和人们的欢笑,整个村庄沉浸在祥和的气氛中……

初一零晨,庆贺新岁的爆竹声把我从梦中唤醒,雪积窗棂,冷白的曦晖映照到屋内,一开屋门,嚯,雪都带了进来,真是“开门枝鸟散,一絮堕纷纷”,积雪把门槛都埋没了。外面瑞雪满庭,万木梨花枝枝杈杈都粗了许多,可谓“梅瘦雪添肥”啊,院中的一切都比往日肥厚硕大。一群群的麻雀不知是受到了爆竹的惊吓,还是因雪来而兴奋,叽叽喳喳在树间穿行飞跃,使得树上雪沫子纷纷飘落。大自然的神奇功能真得令人惊叹,像是仙女用魔杖一点,整个世界就变了颜色,天随我愿,一个银色的家园展现在眼前。

这时,邻村近舍的爆竹声此起彼伏,连成一片,空气中充满火药香味。我兴奋不已,顾不得扫雪放爆竹,裹上大衣孩子般爬上老圩墙,急着去不雅观看远景。老圩墙是民国时修的,非常宽厚,至今还有残留,恰巧是我家园子的外墙,上面长满杂草绿苔,雪后远不雅观如同山脉。最显眼的是还长有两棵碗口粗的松树(爷爷小时就有),那是全村至高点,从外边回来老远就能看到它。 “何处飞来枝间鹊,蹙踏松梢微雪”,我一上来吓跑了树上的鹊儿,站在树下,居高远望,天地一色,白皑皑一片,一组组小小村落被大雪包裹着毫无缝隙,要不是传来爆竹的响声,就像是一个无人的水晶世界,我贪然地欣赏着这十分难得的雪景,是啊,老家十年九旱,常是风沙唱主角,下雪本来稀少,又何况正逢大年初一呢,真是龙年岁朝,瑞雪当头啊!此刻东方天际的浮云渐渐变成了霞缕彩带,太阳露出了半个红脸,大雪初霁,雪霞相映,真是红妆素裹,分外妖晓,这样的景象无论用多么经典的诗句来描绘都不为过。

常言道:“瑞雪兆丰年,下场大雪麦盘根”,大雪和好年景从来都是相连的,乡亲们不知道多高兴呢!雪能净化天地,润长万物,雪还能掩埋丑恶彰显高洁,雪是上天赐给大地的祥瑞之物,雪和雨虽说是一母同胞,但是雪比雨更显温和静雅。 “拜年啦!拜年啦! ”街巷里传来了人们开始拜年的欢声笑语,我急忙下来老圩墙,大步来到院中,咯吱咯吱地踏雪声像是打击乐伴着我高频的心跳,进得屋门,母亲、妻子正不才饺子,热气腾梁……

初一逢雪,仅此一年,也是我最开心、最难忘的一年。